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号码分布
两码差
胆拖号码
首尾边距
012走势图
百十个位
奇偶遗漏

专家杀号

轻骑绝杀——鱼雷艇文天祥中队击沉日军鸥号炮舰(组图)

发布时间:大发全天计划网站2019/01/30 10:58

  南京失守时,该中队被截断在下游,奉电雷学校教育长欧阳格之命冒弹雨突破日军线,抵达洞庭湖附近保存了下来。这次出击,终于奏功。

  按照鸥号乘员远山公秀的回忆,因为这项任务,他们深刻地了中国人的“狡猾”。最初,检查颇有成效,曾经有中国特工人员因为夺跳江,终被于江中的事例。但是,这种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少,而下游中国被称为忠义救的游击队,显然不时可以从长江上得到接济。直到一次陆军作战了俘虏,才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原来,中国的游击队,确实可以通过江阴线得到接济。中国的特工人员有一个绝招,就是利用每天都要经过此地的运粪船,用防水布包裹好驳壳枪和子弹等物资藏在粪舱中从容通过线,因为这种臭气熏天的船只日军多半是轻易挥手放行。

  史102艇发射的鱼雷,一枚射偏,击中邮船码头一侧英美烟草公司前的码头岸边,当即将码头炸毁一截,附近房屋纷纷被震倒塌。

  此时,中国海军的大部分战斗舰艇已经战沉,但海军部长陈绍宽7月13日依然乘舰到前线视察。部属观察到湖口方面日军松懈,夜间亦不闭灯,陈遂命人收集情报,转达鱼雷艇队发动。说起来陈绍宽和文天祥中队所属的电雷学校属于两个系统,而且蒋介石大有将电雷学校建设为“黄埔海校”,取代陈绍宽的意思。因此双方关系很差,其矛盾可以上溯到北伐战争。如果是和平时期两面必然势同水火,但此时国难当头,机会难得,双方在“雪甲午耻”的上一脉相通,电雷学校的官兵乃不计前嫌,毅然领命出击。

  占领江阴后,这条阻塞线落入日军之手,日军为了打通长江航道,先用清理,再雇用专家潜水领任匠(“潜水领任匠”在日语中意思是高级潜水员)全力打开缺口。由于中国海军的线异常坚固,经过半个月的努力,才勉强打开一条只可以通行一艘军舰的航道。鸥号在这里,除了疏导来往日舰以外,还有检查经过的民船,以防止抗日武装通过这条航线的任务。这些所谓民船,大部分是安装风帆的大型舢板。

  整个战役期间,中国守军的反击猛烈,两岸不时有部队用迫击炮甚至机枪步枪进行抗击,鸥号上的员远山在战后这样回忆——中队的机枪和日本军队不一样,可以轻易分辨,他们用的是捷克式机枪,射击起来日本机枪是“的的的”,中国机枪是“砰砰砰”。攻占马当之前,第一扫海队就有四艘舰艇被击伤需要下驶修理。

  这次袭击,虽然未竟全功,但引起的反响不小,大大鼓舞了前线官兵的士气。当时的军政部长当时任军政部长的何应钦致电庆祝:“虽未获成功,但已减敌舰之气焰。尚望再接再厉,整饬部署,以竟全功。”

  八一三淞沪战役打响时,中国海军主力已经调往江阴线,“拱卫京畿”。在上海只留有一艘永健号炮舰,用于拿捕日本方面的内河船只,并以陈旧的运输舰普安舰和捕到的五艘日本日清公司所属商船沉塞于董家渡水道,日军上驶进攻。而永健号8月15日即于江南造船厂前被敌击沉。至此,中国海军力量在上海战区已成空白。而日军以“出云号”装甲巡洋舰为首的“遣支舰队”则有大小舰艇百余艘,不但轻易控制了黄浦江上下的水域,而且不断以其装备的重炮轰击中国守军,支援日军的进攻行动,造成了极大的。

  此战,因为没有料到文天祥中队高速而来的江上夜袭,正在锚泊的鸥号措手不及,尾部被文93号击中一雷,当即炸成两截,机舱人员全部死亡。剧烈的爆炸将其前后锚链扯断,鸥号前部舰体漂流江中,只是在姊妹舰燕号的救助下,才得以搁浅宛家滩,将舰上幸存官兵救下。此时,发现中国快艇来袭的其他日舰纷纷还击,特别是鸟羽、势多两舰因担任警戒,轮机没有熄火,立即捕捉到文93号鱼雷艇,并进行猛烈追射。中国鱼雷艇虽然连连中弹,但因为速度快,依然敏捷地逃出了火网,日舰追击不及,夜暗中又不敢深入,只得作罢。

  因增援部队保存实力绕道而行,6月29日江防重镇马当要塞失守,7月4日湖口失守,中队序战不利。此战,川军刘雨卿师长负重伤,增援马当要塞的167师师长薛蔚英因此被枪决。战斗中,第一扫雷队日舰配合陆军猛烈炮击马当、湖口中国守军,并且清扫水雷,恢复航标,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然而,几年前笔者和一位朋友在日本搜寻中国海军抗战史料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了关于这则战斗的报道。按照日本战史学家福田三郎在《小舰艇战时损失研究》一文中的考证,这条被中国海军文93号鱼雷艇击伤的日本军舰,应该就是日本海军的鸥号布雷舰。只不过,这次战斗的战果并非击伤。此战,鸥号被炸成两截,尾段舰体沉没,前段舰体抢滩搁浅。按照国际海军作战的战果统计惯例,这是一个典型的击沉战例。

  鸥舰在中国承担的第一个任务,是穿越江阴线的航道。江阴线,是中国海军为支援淞沪抗战,拱卫京畿,在长江江阴段沉船布雷造成的一道水下阻塞线,在江阴失守前曾成功地了日军的上驶。但代价也十分沉重,中国海军的九艘巡洋舰有八艘葬身于此,江阴线之战,是中国海军在抗战中最惨烈的一战。

  从战史来看,鸥号不过是一艘普通的炮舰而已,击沉它并不能改变中日海军的实力对比。但是,文天祥中队这次上演的轻骑绝杀,却在提醒着日军——中国海军依然在战斗……

  

─专家杀号

  无奈张澈本来就是一个武打导演,对军事一窍不通,因此让他导演这部片子实在勉为其难,被他弄成了一部荒诞的武打电影,出钱的军方因此接收。这可算是奇袭出云舰的一个小花絮吧。

  第一,由于中国海军在江阴建立阻塞线,鱼雷艇已经无法下驶前往上海,如何能把鱼雷艇送到黄浦江去呢?由此也可看出的海军将领陈绍宽与电雷学校的不睦。这种同为抗日军队,却彼此拆台或者说,不知让人如何评价才好。

  也许,就是长江上的船老大们好奇日本人为何有这个匪夷所思的搅屎习惯,想故意恶心他们一下?

  鸟羽号这型炮舰是日军专为长江作战设计的超浅吃水炮舰,因此才能对中国鱼雷艇进行追击。不过它的航速只有15节,根本无法追上高速撤离的中国鱼雷艇。这艘鸟羽号后被海军缴获,以后又起义编入人民海军,命名“湘江”号,一直使用到60年代。此战中日军参战的另一艘势多号炮舰后来也被中国海军击沉于长江。

  另一枚则直奔出云而去。遗憾的是日军设防十分严谨,出云舰外侧还有一艘趸船拉网防止夜袭,此雷正中趸船,将其击沉,未能直中出云。但因距离过近,出云也被波及。按照日军记载,此后出云舰曾修理轴隧和螺旋桨车叶,因此中方判断该舰在这次袭击中,尾部受损。

  在《日本小舰艇图集》中,日方曾将此次损失归结为中队的漂雷所至。但实际上,当时中国海军还没有开始使用漂雷,第一用漂雷的海军布雷队要到当年9月才在洞庭湖成立,而且鸥号、燕号都设有反漂雷装置,因此此说不确。福田三郎根据当时鸟羽号和势多号的作战报告,综合鸥号损坏情况,最终判断,该舰是被中国海军的鱼雷艇所击沉。

  在整个抗战过程中,中国海军是一个最为悲壮的兵种。由于实力远逊于日军,在抗战胜利之时,中国海军几乎已经拼光了自己的全部舰艇。然而,众寡悬殊并不代表海军官兵缺乏与敌殊死一战的勇气。中国海军记载,1938年7月16日(一说14日),海军电雷学校文天祥中队夜袭在湖口、彭泽江面的日军舰艇。是日,文93号鱼雷艇击伤日军中型舰艇一艘,自己也遭到日舰截击,经过苦斗带伤返回。文天祥中队指挥官刘功棣上尉等8人在作战中负伤(亦有资料称仅艇体中弹46处,却无人负伤,8人是艇上人数总和)。

  值得一提的是,方面曾经将一艘退役的咸阳号(原美国海军德曼号)舰交给导演张澈,请狄龙主演拍摄了一部反映奇袭出云舰的电影《海军突击队》。

  18日晚,史102艇覆盖了伪装,悄悄驶出董家渡线,从中立国的舰艇中穿过,直扑停泊于黄浦江外滩日本邮船码头的“出云”号。但由于能见度不好,直到被敌哨兵发现,仍然未能准确发现目标。因敌已发觉开火,只好在预计距敌舰300米,顶角50度时,连续发射两枚鱼雷。“史102”艇急速原返航,空遭“出云”号炮击,油柜艇体都被击穿,搁浅于英租界外滩码头。安其邦、胡敬瑞等官兵立刻将艇上机枪内丢弃江中,然后泅渡隐蔽,历时月余才返回中队的阵地。

  为了解除这个,中国方面以空军奋勇出击,连日轰炸出云舰。无奈出云舰虽为日俄战争时代的老舰,但加装了大量防空火炮,而且装甲坚固,是排水量近万吨的巨舰。所以,尽管空军作战十分英勇,包括蒋介石后来的专机驾驶员衣复恩都亲自上阵,多次命中依然不能将其击沉。

  于是鸥号乘员在作检查的时候就增加了一项任务——对每条粪船都要用竹竿伸进舱内反复翻搅,确认没有夹带才能放行。这样做的结果似乎很有效果,只是从此以后日军发现在他们吃饭的时间来要求通过的粪船数量大增,但查不出他们到底和游击队有没有关系……

  鸥号炮舰,因沉没于江中,江水腐蚀不似海水强烈,日军将其前段打捞修复后继续使用,1944年在冲绳海域被美军击沉。

  第二,预定用于袭击出云舰的英制鱼雷快艇是木壳,不到二十吨的小艇,除了鱼雷外仅仅装备两挺自卫机枪。出云舰的吨位是它的五百倍,周围还有大量其他舰只警戒,如何能够靠近不被发现呢?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鱼雷艇都是乘风破浪,实战中的鱼雷艇远没有这样风光,隐蔽偷袭才是他们的本色。

  鸥舰属于日本海军燕级特别炮舰,1929年大阪铁工厂樱岛船社建造,标准排水量450吨,满载排水量512吨,装备80毫米炮,40毫米炮各一门,13毫米机枪两挺,可载水雷120枚,并有敷设及扫雷装备。最初设计用来担任军港防潜任务,因日本海军针对《海军条约》宣传上竭力隐瞒实力,这型舰一度对外称作“反潜敷设艇”。但根据国际上三百吨以上为舰的标准,称其为艇并不贴切。实际上该舰由于舰内空间大,设计上体现了多面手的特点,可以承担反潜、扫雷、布雷、布缆、对岸炮击等多项任务。对华战争爆发之后,日本海军看重其功能全面、马力大、吃水浅的特点,将其从佐世保镇守府调入侵华舰队,投入对中队的溯江作战。

  这种“轻松”而异样的工作并没有持续很久。1938年,日军发动对武汉的攻势。6月,代号V作战的战役打响,日军将鸥号、燕号、夏岛号、那美沙号等各舰编成第一扫海(即扫雷)队,沿江上行,支援两岸陆军的作战。

  这次出击作战,在多处资料中都有记载。然而,由于当时难以查验日军的损失,出击的战果,始终难以得到确证。

  1932年开始组建的电雷学校抗战前先后从英国进口CMB鱼雷快艇12艘组建“文天祥中队”、“史可法中队”和“颜杲卿中队”,每队四艘,是中国海军在长江上最活跃的鱼雷艇部队。它们装备的Thorncroft鱼雷艇排水量14吨,装备两条450毫米鱼雷,两挺机枪。中国海军的英制鱼雷快艇,虽然吨位小,但其四十节的高速堪称中日两军之冠,是地地道道的长江轻骑。

  袭击没有完全成功的原因,一个是能见度不好,发射不够准确。此外,这种英国鱼雷艇的发射方式也可能起来了消极的影响。它采用抛射方式发射,从尾部把鱼雷抛下,快艇则迅速转弯离开,艇的尾流肯定对鱼雷的航有影响。